<noframes id="nptbx">

          <noframes id="nptbx"><address id="nptbx"></address>

            2020年1月5日美國金球獎頒獎典禮上,64歲的湯姆·漢克斯獲終身成就獎。而他上一次獲金球最佳男主,則是20年 […]

            《荒島余生》20年了你還記得威爾遜嗎

            2020年1月5日美國金球獎頒獎典禮上,64歲的湯姆·漢克斯獲終身成就獎。而他上一次獲金球最佳男主,則是20年前因為《荒島余生》中的“獨角戲”演繹。

            哪怕不是資深影迷,你也會知道2000年這部最不尋常的影片《荒島余生》,當年高中英語教材(2003年人教版)中關于影片故事的文章以及劇照配圖,90后們應該印象深刻,也足以說明影片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1719年,英國作家丹尼爾·笛福的《魯濱遜漂流記》呈現了魯濱遜的荒島冒險歷程,也讓人們看到在生存的絕境之下,人類所爆發出的超強智慧和能量。200多年過去了,新世紀之初的《荒島余生》則展示了一個現代版的“魯濱遜”野外求生傳奇。

            漢克斯孤獨求生的演繹幾乎貫穿全片,占據全片三分之二的獨角戲發揮讓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他將收獲第三座小金人,雖然最終沒有如預言那般(輸給了《角斗士》的羅素·克勞),但金球封帝也實至名歸。

            影片的故事源于漢克斯讀到一篇關于聯邦快遞的文章,“裝滿包裹的飛機一天要飛越太平洋三次”,他設想“如果飛機遭遇事故墜機了會怎么辦?”“四年里,在一個荒島上沒有生存所需的食物、水、住所、火和同伴,會如何?”

            他將自己的這一簡單構想告訴了編劇小威廉·保爾斯(二人1995年在《阿波羅13號》中曾合作)。令人驚訝的是,《荒島余生》最初的構思是一部喜劇,漢克斯覺得熱帶島嶼上的一個漂流者可能會遇到很多幽默的場景。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漢克斯和保爾斯都認為,這些材料更適合一些冒險性的戲劇演繹,于是他們決定豐富主角查克·諾蘭德的人物特征。

            劇本的誕生充滿各種奇遇和火花。為了描寫荒島求生的狀態,編劇保爾斯前往荒無人煙、巖石嶙峋的墨西哥海灘,為期7天跋涉歷險,來感受困境下的人物。

            他向生存專家請教,讓他們測試自己的生存能力,忍受饑餓、尋找住處和食物,用最少的可用資源艱難求生,就像漢克斯在電影中扮演的角色一樣——嘗試鑿開椰子和生火,但花費了很長時間毫無結果,比片中的漢克斯還慘。

            最不尋常的事情是,保爾斯偶然發現了一個從海里飄來的威爾遜排球,無意中發現了劇本的一個關鍵元素,也就是陪漢克斯荒島生活4年的好朋友“威爾斯”。保爾斯還為威爾遜寫了臺詞(在現場替身演員把臺詞念給漢克斯聽,讓漢克斯覺得自己是在和真人對話),便于諾蘭德渲露內心深處的想法和情感。

            在一次采訪中,漢克斯表示他們花了6年時間才建立起團隊,來研究“荒島余生”這個故事。隨著影片劇本的成型,導演羅伯特·澤米基斯加入這個項目。漢克斯和澤米基斯自1994年合作拍完《阿甘正傳》后,一直保持著聯系?!鞍⒏省迸c導演二度合作,期望延續《阿甘正傳》的超級輝煌。

            為了真實展現荒島求生的艱難經歷和時間流逝,本片的拍攝手法令人驚嘆。影片完全按照故事發展的時間順序拍攝,不惜耗時16個月,中途停拍長達1年。在此期間,澤米基斯帶領同一個制作班底拍攝了《危機四伏》(2000年由哈里森·福特和米歇爾·菲佛主演)。

            而停拍的原因,則是要等漢克斯減掉55磅體重,并留長頭發和胡須,完成外形上的蛻變和情感的微妙過渡。

            為了表現男主角的生理變化,達到最佳效果,拍戲前湯姆·漢克斯先增重,不鍛煉,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身材走樣的中年人。而到了荒島戲份,他一度暴瘦,呈現出一個無言野人的形象。

            由于是漢克斯真實身材樣貌的呈現,而非化妝特效的結果,這一毛發叢生的遠古形象廣為流傳,甚至成為“荒蠻野人”的代言照。今年疫情期間隔離在家不能理發修胡子的男士們,有的便曝出自己胡子拉碴、毛發野蠻瘋長的照片,跟漢克斯片中的形象對照自嘲。

            洛杉磯湖人隊球星勒布朗·詹姆斯隔離期間沒能理發,說自己像《荒島余生》中的漢克斯。

            不僅增重又爆瘦,片中長時間浸泡在海水里的戲份,也讓漢克斯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病,為了角色,同時肩負制片人的職責,漢克斯也是真的拼了。好在影片最終以9000萬美元的成本,收獲4.29億美元的票房成績,沒有辜負漢克斯與其團隊的付出。

            值得提及的是,本片的配樂由導演澤米基斯的老搭檔亞倫·史維斯查(《阿甘正傳》《回到未來》的配樂作曲者)制作。片中,男主諾蘭德在荒島上的時候基本沒有配樂,也沒有鳥鳴、昆蟲等自然生物的音效,這是為了增強人物的孤立感、無助感。直到諾蘭德沖破巨浪、真正逃離荒島,音樂才伴著希望緩緩響起,這無疑是一個非常智慧的選擇。

            2000年,《荒島余生》的熱映也連帶炒紅了兩個片中出現過的商品:聯邦快遞和威爾森運動用品,以及取景地——太平洋島國斐濟所屬的一個小島(成為一個旅游景點)。

            太平洋島國斐濟所屬的莫努利基島,片中漢克斯想逃離這里,但當你踏上后,也許會不想離開。

            看完本片,才知道什么是最頂級的廣告植入,它儼然一部聯邦快遞的廣告大片,對聯邦快遞職員的贊美詩,以及其品質信譽的全球推廣。電影上映后,聯邦快遞的品牌知名度在亞洲和歐洲等海外市場得到了明顯提升。

            然而,與公眾普遍想法相反的是,聯邦快遞公司沒有支付給制片方一分錢。導演澤米基斯在幾次采訪中明確表示了這一點。雖然聯邦快遞聽說這個項目時非常擔心,但他們對完成的劇本并沒有異議,并在拍攝過程中提供了支持——聯邦快遞在孟菲斯、洛杉磯和莫斯科提供了他們的設施,以及飛機、卡車、制服和后勤支持。

            片中,聯邦快遞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弗雷德·史密斯曾親自出現在歡迎諾蘭德歸來的場景中,這是在位于田納西州孟菲斯的聯邦快遞公司總部拍攝的。

            2003年超級碗比賽期間,聯邦快遞的一則廣告中出現了電影最后一幕,在這一版本中,諾蘭德把包裹退還給寄件人,女人應門簽收。當諾蘭德問盒子里裝的是什么時,女人回答道,“只有一個衛星電話、GPS定位器、魚竿、凈水器和一些種子。只是一些愚蠢的東西?!本W友紛紛表示,如果這一場景出現在電影中,將會把整部電影變成喜劇。

            片中另一個商品威爾遜排球,作為漢克斯荒島漂流歲月中的唯一伴侶,也成為炙手可熱的品牌。電影里使用的三個排球中的一個,曾以18400美元的價格被拍賣。而片中漢克斯無力挽救、傷心欲絕大喊“威爾遜”的畫面,也成為影片著名的片段之一。

            今年年初的3月12日,湯姆·漢克斯夫婦在澳大利亞拍新片時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當地黃金海岸醫院的工作人員送給漢克斯一個威爾遜排球,陪他度過隔離的日子。

            至于片中的威爾遜最終漂向了哪里,它的命運將會怎樣?熱心的影迷朋友憑借清奇的腦洞,制作了許多有趣的續作,包括影視和動漫,來懷念和致敬我們的朋友“威爾遜”。

            此外,影片的熱映和持久影響力還激發了熱門美劇《迷失》(Lost)的創作。2004-2010年(ABC Studios)推出的科幻懸疑劇集《迷失》,最初便是受到當時熱門的真人秀《幸存者》與電影《荒島余生》的啟發。

            該劇講述了從悉尼飛往洛杉磯的某一航班,在南太平洋一個神秘小島上墜毀后,發生在幸存者身上的故事。整體的故事概念與《荒島余生》基本相似,只不過豐富了一些細節,后期加入了超自然元素,讓劇中的小島具有了神秘力量,可以治愈癱瘓、癌癥,甚至讓人“起死回生”等。

            《荒島余生》的影響力遠不止于此,作為一個平凡人的荒島歷險記,它將個人置于生存絕境之下,呈現了教科書式的求生指南,也表達了在物質和科技日益發達的當下,現代人對文明社會、生命價值和存在意義的種種思考。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秋霞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试看
            <noframes id="nptbx">

                    <noframes id="nptbx"><address id="nptbx"></address>